虎鲸卡亚蓄力中

主弓凛,除不吃弓剑外吃弓all
黑皮什么的最棒了!
爬墙壁虎精,胃口大食性杂+专注红a


他扬起手臂摆弄了一下头发,最后一次回头看向我,局促地一笑,逆光的面庞上略带黯淡的眸子流露出了不知名的歉意。

“医生?”
没有来的慌乱打破了原本由他的出现而带来的安定感。

此刻,那个印象里总是躲在通信映像后的絮絮叨叨的男子少有地寡言地挡在我的身前。发觉到这点变化时,像是预感到什么似的,我那浴血一路走来而磨砺得越发坚毅的心脏,却是仿佛要耗尽前世今生的能量般,刺痛了一下。

他不再看我,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恢复了嘴角惯有的弧度,然后摘下了手套。

左手中指上,金色的——是拼图遗失的一角;是神代最后的光辉;是智慧……与王权的象征。

耳畔突然没有了声音,脑海里只有所罗门的传说一遍遍回转。

我怔怔地看着那赤橙的发丝瞬间由头顶如瀑般幻化成淡金色,而他周身旋转而起的庞大魔力迅速编织出赤色长袍,加冕魔术王旖旎的礼装。

他取下戒指。
“第一宝具,再演。”

那一刹那,身体终于先于意识行动了起来,手臂划破黑暗宙宇,向那人追逐着。

“诀别之时已至——”

昔日的五光十色幻影在耳际掠过,最后落在那一身素白的背影上,而我也清晰地看到,在这缓慢流逝的一刻,我那张开的五指终是徒劳地穿过了前方那个渐渐没入神代光辉的轮廓。

“以此,舍弃世界”

The end.
----------------
【咕哒夫】x【医生】之前还总是觉得医生话唠,现在却很想念他了(奶一口蘑菇吃书!!)

沉迷累爹无法自拔

圣者的行进233333 各种窗已经堵不上了

怀疑自己在画咕哒……